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笑话大全 > 方言笑话 > 正文

一农民挖出亚洲象化石 专家:已不是首次

来源:www.gxy365.com 编辑:搞笑丫 时间:2018-02-23

    

 

 

  ■惊爆:三星堆农民挖出化石
  ■惊疑:首次?那此前发现的呢
  ■惊讶:没去发现地怎能断言

   “四川地区首次发现亚洲象遗骸!该发现将揭开古蜀象牙之谜!”近日,这个震撼的消息从四川科普作家协会科考队的董仁威口中传出,亚洲象遗骸现存成都理工大学的张如柏教授处,发现者为广汉三星堆附近一位农民。昨(3)日,记者追根溯源,发现“首次发现”不过是妄下论断。

  《消息》

  四川首次发现古亚洲象骨骸,取得三星堆、金沙遗址象牙来自成都本地的实证!此次重大发现将破解三星堆及金沙象牙来源之谜。成都理工大学古玉石专家持有此物,成都理工大学古生物学专家鉴定并确认此物的来历。

  农民挖出一颗牙

  一切似乎足够严谨而科学。昨日下午,记者与74岁的古玉石专家张如柏教授见面,张如柏小心翼翼捧出一个用报纸层层包裹的物体,一层层打开:里面是一块呈不规则长方形、如岩石的板状物。在自然光线的映照下,该板状物微微泛光,轻轻触摸下,纵横凹凸处传来微微凉意。“这就是那块遗骸,我校的古生物学家蔡开基教授已经看过,确认这是亚洲象的臼齿齿板,也就是俗话说的‘大牙’。”张如柏说。

  张如柏是一名古玉石专家,对于古生物遗骸或化石的鉴定并不在行。这块亚洲象遗骸为何出现在他手中呢?张如柏说,“这块亚洲象遗骸是我一位认识的老乡拿来的,老乡认识三星堆附近一位农民,听说那位农民挖地时,一锄头下去发现了这块遗骸。同时发现的还有一枚很小的石斧。他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年代的东西,便拿来让我鉴定一下。”

  张如柏说,他请成都理工大学古生物学教授蔡开基帮忙看看,“蔡教授仔细看过后,确认这是亚洲象臼齿齿板,而且是首次在四川地区发现亚洲象遗骸。”他特意做了该件遗骸的取样,寄到国外的研究单位进行年龄分析。

  《求证》

  记者与鉴定此物品的蔡开基教授取得联系。“拿来的东西,我看了,初步判定是亚洲象臼齿齿板,石化程度很严重。”蔡开基证实。对于“这是在四川地区首次发现亚洲象遗骸”的消息,蔡开基严肃地说,”这种说法是错误的,绝不是首次发现。”

  博物馆长一听就乐了

  蔡开基历数四川地区乃至成都平原曾出土亚洲象遗骸的事件,“彭州、双流、德阳等地均发现过亚洲象的骨骸,成都理工大学博物馆现在都还存放有亚洲象的遗骸。”

  昨日下午,记者致电成都理工大学博物馆馆长李奎,一听“四川地区首次发现亚洲象遗骸”的消息,李奎便乐了,“如果这是首次发现,那么以前在四川乃至于成都平原地区多例亚洲象遗骸的发现又是什么呢?这种说法完全错误,可以说是笑话。”

  记者进入成都理工大学博物馆库房,看到了亚洲象遗骸。“库房里面存有我们以前在邛崃和崇州发现的亚洲象遗骸,发现时间大约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博物馆工作人员从库房内取出一块长约1米的标本介绍,“这一根是亚洲象的股骨,在邛崃发现的。”该工作人员还展示了在崇州出土的亚洲象上鄂骨和脊椎骨标本。

  《溯源》

   一个并非首次发现的事件为什么成为首次重大科考发现?所有的现象将聚焦点指向三星堆以及在三星堆附近发现亚洲象遗骸的第一发现人。这个发现过程似乎与1929年广汉南兴月亮湾农民燕道诚挖水沟时,不经意挖到三星堆古遗址有相似之处。

  教授打包票不是“周老虎”

  前日,记者电话联系张如柏教授,希望去发现地看看,并和第一发现者接触。“他们不可能带你去。”张如柏说,“鉴定是亚洲象遗骸后,我也很兴奋,也曾表示想去发现地看看,他们可能出于某种顾虑吧,一直没有答应。”

  “这个老乡我很早就认识了。”张如柏说,等样品鉴定结果出来后,会把结果告诉老乡。但当记者问及老乡的姓名、住址,希望找到第一发现人时,张如柏教授摇摇头,“我不知道那个老乡的姓名,只是认识而已,他经常到我们博物馆来。这样的结果,使第一发现者显得愈加神秘莫测。

  尽管一直未亲历发现地,张如柏却肯定地表示,“我相信,这个亚洲象遗骸是在三星堆附近发现的,这位发现该遗骨的农民肯定不会是‘周老虎’。”

  采访即将结束时,张如柏教授拿出一篇报道:三星堆玉器改写中国历史。文章称,张如柏教授发现了流落于四川民间、一个直径达5.76米的巨型玉石板太阳轮,该太阳轮表面雕刻有古蜀人犁田、播种、插秧、打猎、战争、祭祀等内容。“这是一部古蜀国的历史课本。”张如柏对这个“三星堆巨型玉石板太阳轮”的重大意义赞赏有加。“这个太阳轮是在哪里发现的呢?发现者现在何处?”对于记者的问题,张如柏教授仍是摇头示意,“无法联系。” 
 
  《严谨》

  因为种种原因,张如柏教授未能亲历亚洲象遗骸发现地,并相信“该遗骸是在三星堆遗址附近发现的”,使其与三星堆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作为一门严谨的科学,对一件出土物的年代和身份做出论断的依据是什么?昨日,记者就此采访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周科华。

  不到现场结果千差万别

  周科华表示,考古专家在收到民间出土物时,如果确认是年代久远的文物,或是能对历史留下的谜团遥相呼应,考古专家必须深入第一发现地。出现场的目的首先要确认该出土物是否出自于该处,找到明确地点、位置。“确定出土的准确地点后,通过细致深入的发掘,采用地层关系、地质学等科学来粗略判定出土物的年代。所有的证据如果显示的答案都一致,才能确认某处出土发现了某年代的文物。”周科华再次强调,“出土物提供者的话只能作为参考,而不能作为判定的科学依据和事实。”

  成都理工大学沉积地质研究院沉积地质学系一位教授分析说,“如果未到现场对发现地的地质结构和地质层进行科学分析,便无法判定出土的遗骸究竟是自然遗留,还是后期人为进行祭祀活动等人为干预时留下的。”他认为,如果证实这些遗骸是自然条件下遗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为数千年前,四川或者成都地区曾有亚洲象活动进行佐证。但如果是祭祀活动遗留的,则只能证明此处曾用亚洲象进行过祭祀活动,两者的结果相差万里。

  >>>名词解释

  亚洲象,是亚洲哺乳动物中的庞然大物,亚洲象全身深灰色或棕色,体表散生有毛发。成年雄性亚洲象肩高2.4-3.1米,重2.7-5吨。尽管历史上亚洲象的分布地较广,但它们主要生活在南亚和东南亚。国内分布于云南的西双版纳、江城、西盟、沧源和盈江。亚洲象在古代中国多是南方邻国进贡的礼品。

  ■新闻链接
   1957年资阳出土亚洲象化石

  据重庆晨报报道,1957年、1974年和1984年,我国也曾在北纬30°-35°的四川资阳、甘肃通渭、山东济南等地发现“猛犸象”化石。但后来发现,资阳的“长毛猛犸象”化石实际是亚洲象。

Copyright © 2016 www.gxy365.com 搞笑丫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