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穷大赛夺冠军

编辑:搞笑丫 发布于2019-06-16 03:20

陈达明的助学金申请早在开学报到前就交到学校了。学校也一再说尽快解决贫困生的困难,可说归说,做归做,眼看第一学期就要结束了,这事还是虾不跳水不响的。同乡会上,三年级的师兄杨乐告诉陈达明,要想顺利拿下助学金,并最终获得校方的同情,不能光靠交一张申请表。

哭穷大赛夺冠军

“那怎么办?交了申请表还不行?”陈达明急了。杨乐和他是同乡,他们那里是出了名的穷山恶水。光靠父母种地来支付每年一万多块的学杂费,那是不可能的。陈达明开学报到时,他的父亲已借遍了亲朋好友,以至于亲戚见到陈达明的父亲上门,就吓得躲得躲,逃得逃。

杨乐肯定有办法,他衣着光鲜,偶尔还有钱悄悄下馆子,一不偷二不抢三不打工,他哪来的这么多钱?“实话告诉你,我的钱都是助学贷款,外加学校发的助学金,缴了学费书本费,剩下的也足够我吃喝玩乐了。”

转眼过了元旦,学校发布了通告,说马上着手核准各系各班的贫困生。申报的学生近千人,却只有四十个名额,因此必须进行筛选。为了协助学校做好贫困生的筛选工作,学生会准备把所有申报的学生召集在一起,于元月十日下午在大阶梯教室召开诉困大会。届时请学校领导、发放助学贷款银行的领导以及有关方面的负责人投票,按得票多少,评选出本年度的特困生。

看了这纸公告,陈达明差点没晕过去。诉困大会?说难听点儿就是哭穷大会吧!难道为了成为一名贫困生,还得把自己赤裸裸地晾出来,让大家品头论足一番?

傍晚,杨乐再次来找陈达明聊天,见到陈达明躺在床上,一脸忧郁。杨乐十分诧异:“你不是想申请助学贷款吗?就这么睡了,还等天上掉馅饼不成?”

陈达明眼红红地说了句:“还有没有其他办法挣到钱,比如当家教什么的?这个申请我决定放弃了。”杨乐好半天没言语,然后突然把陈达明从床上拉了起来,走到学校大门口,指了指门口的国道,大声说:“你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远离市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当家教?你死了这条心吧。要是有另一条道,我犯得着去哭穷?要想不受穷,就得把自己豁出去。你就当是展现新一代大学生的风采,好好地准备登台亮相吧。”

陈达明见到杨乐起急,知道自己触到他的痛处了,怯怯地问道:“当初,你也这样PK过?”杨乐点了点头,他拍拍陈达明的肩膀:“什么也别想了,快去准备准备。措辞上、表情上,都要动心思。关键时候,还要痛哭失声。要一直想着,我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学业,为了毕业后报效祖国!当然,我也会帮你打探消息。咱们是老乡,好不容易考出来上大学,僧多粥少,过了这一年,又得等下一年了。你的父母也会因为你不努力,又要辛苦一年。”

杨乐最后一句话打动了陈达明,他眼前仿佛晃过父亲弓着腰在田里拉犁耕地的身影,为了攒钱让陈达明上学,父亲卖了耕牛;他又似乎看到母亲犯了胃病,屁股下垫个小板凳,在地里一挪一挪地割麦,那些汗,是因为痛,还是因为累,还是两者兼而有之,陈达明分不清。

“好,我来准备,我一定要拿到助学金!”

两天后,陈达明把为诉困会准备的演讲稿给了杨乐,让他把把关。杨乐翻了翻那密密麻麻写满字的五页纸,皱眉道:“这不行。你写的都是家庭条件差,丝毫没有涉及贫不失志、为人诚信这些内容。要知道,银行发放的可是贷款,要收回去的。没有这些内容,他们不可能投票给你。”

陈达明悻悻地将演讲稿拿了回去,挖空心思改了一整晚,把杨乐说的那些内容全都加上了,自己都觉得被打动了,正要拿给杨乐去看,杨乐却上门来了。“兄弟,我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今年的诉困会比往年更难。我见到去年有些没有被评上的同学今年竟专门请了设计师帮他们做设计,那言语、那表情,可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要想胜出,你得另想办法。我是爱莫能助了。”

另想办法?陈达明愕然了,这到底是诉困还是选秀呀?他沉默片刻之后,说了句:“不管如何,还是谢谢你。我再想想吧。”

杨乐同情地说道:“你也别急,先试试看,万一不行就等明年吧,一回生二回熟,新生们对这一套不太懂,到时候你的把握就大了。”

五天后,诉困大会如期在阶梯教室召开。银行负责助学贷款的领导、学校各个处室的负责人,一一走进了会场。

一干贫困生早已眼巴巴地等在那里,学生会主席按照申请表的先后次序,一一点名,让学生登台演讲。

杨乐也走进了会场,这几天他没有见到陈达明,听他的室友说,陈达明请假回家探亲去了。这小子,难道打退堂鼓了?